跳过导航链接

春节自驾游散记

2018-5-16 11:53:25

(续上期)

2月18日

过年啦,上道大餐,不要羡慕嫉妒恨啊!

泰国清迈:野山野水野温泉、洋妞洋人洋过年!

泰国之行的几大收获:二个家庭其乐融融,对大狗的恐惧暂时没有啦。我还收了一个帮厨,岳母和夫人培养了一个徒弟,孩子们收获了满满的友谊。

2月19日

上午,从清迈驱车四个多小时,赶到举世闻名的金三角(这里过去是泰国、缅甸、老挝交界的三不管地方,曾经是世界最大的毒品集散地)参观,在水域宽广水流湍急的湄公河(中国境内称为澜沧江)上坐简易快船漫游30多分钟,想起昔日的毒枭横行和湄公河大案,心里还是有点忐忑;去老挝一个小岛上逗留半小时,感觉老挝那边与泰国这边的差距还是蛮大的。

据了解,湄公河各国多管齐下打击种毒制毒贩毒,金三角毒品之都的辉煌早已不再。泰国方面,为了抵制毒品,皇太后号召老百姓弃毒种茶,效果明显。中国对糯康等毒贩的坚决惩处,也彰显了国威,让湄公河的安全有了一定保障。

从泰国入境老挝,手续也不复杂,只是又要交多一次入境费用。

2月20日

下午,从老挝返回磨憨口岸途中,路过老挝南塔省,看到有云南农垦集团南塔橡胶厂的招牌,想看看橡胶树长什么样?橡胶是怎样制成的?就冒昧开车进去,见到了春节留守值班的黄师傅和他在昆明读大二的女儿。

黄师傅介绍说他来老挝超过十年了,云南农垦在老挝的五个省都设有橡胶厂,除过自己种植外,主要是指导当地农民种植橡胶树替代原先的罂粟(毒品原料)。橡胶树种植8年以后可以出胶,可连续产胶二三十年,最后的树木也可以利用。一棵橡胶树每年可生产胶五公斤左右,按每亩地30株橡胶树计,每年可收益1000-1500元,如果当地农民有一百亩左右的林地,年收入就超过十万了,替代罂粟效果显著。现在只有偏僻的地方还有人偶尔偷种罂粟,

他们在这里有200多人(含雇用的当地农民),去年的产值有二三亿。

黄师傅带我们去看了橡胶树、成品仓库、生产车间、原料仓库,他说他们生产的橡胶是棕黑色的,属于三等品,主要原因是橡胶汁出胶三小时内就必须处理,而这里的农民收集送来后的原料往往已变质,只能粗加工,云南农垦在西双版纳生产的往往是一等品,颜色浅的多。

黄师傅在这里一年能有十多万元的收入,比国内的农垦工人要高。而他们雇用当地农民每月也能收入二千元左右人民币,比当地的公务员还要高(月收入一千多元),还是不错的。

这个橡胶厂往磨憨口岸方向走不远,又看到一个泰江橡胶厂,也是云南农垦的。

云南农垦在一带一路先行一步布局,利国利民也利于两国交流发展,为云南农垦点赞!

橡胶是制造轮胎的主要原料,橡胶树主要生长在热带亚热带。

2月21日

上午10点到下午4点,我们在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植物园转悠了6个小时,这里是AAAAA级景区,面积很大,尽管我们坐车、走路相结合,也只能说是走马观花,管中窥豹了。

这里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植物王国,由植物学家蔡希陶1959年创建。龙血树、绞杀榕、箭毒木(见血封喉)、树瀑布、槟榔树、千年铁树、菩提树、凤尾竹等等是第一次听说或第一次见到,不能不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。

我们光知道有频危动物,其实也有很多频危植物,对热带雨林的过度开发和利用,已经让很多植物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,必须大力保护,中科院西双版纳植物研究所在这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向蔡希陶教授和所有的科研工作者致敬!

2月23日

自驾游归来,过南宁不远,高速就开始拥堵,越靠近两广交界,越是堵得厉害。其实,很多拥堵是人为的,比如道路限速不合理,很不错的道路,货车和小车都限速80公里,还有很多小车以时速80公里的速度走在限速120公里的超车道上,或者几辆货车并排行驶,尤其是上坡或过隧道时,挡住了其它车辆,或者有人开车注意力不集中,发生了磕碰或事故,都会造成堵车甚至瘫痪交通

沿途看到十多起事故,有的看上去很惨。而在泰国的4天时间里,没有看到一起事故,在老挝的2天时间里,只看到一起(图六),还是一辆四川的车,估计是速度太快,在山路转弯处飞出去了。回来后查了一下我们的自驾游出行记录,四五千公里,没有一起违章(实际上超速还是有的,只不过在合理范围内)平安归来,不容易啊!

自驾旅行,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,绝对要保证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渠云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