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过导航链接

这次清煤不一样

2018-9-19 10:09:31

5月18日中午,电厂码头停靠了一条煤船粤电3”,卸煤期3天,正逢周六和周日轮休时间,工作压力不小。

5月19日,星期六,我休息。早上就接到运行班长的电话:#4B路落煤管粘煤多,要安排人员清理。过了一会儿,他又来电话:#1带、#3带落煤管粘煤多,已堵塞,需要马上安排人员同时清理,不能影响卸煤时间。

挂断电话,我就打电话给今天上班的班长黄秋权和值班员黄春吉,找来有清理落煤管经验的员工谢国安和王胜江,由班长黄秋权向员工进行临时安全交底,备好安全带和清理落煤管的专用工具和照明工具,分三组同时行动。第一组#4B路由黄春吉操作,运行人员监护,第一个完成清理工作;第二组#1带由谢国安操作,码头班运行人员现场监护,第二个完成清理工作;第三组#3B路由王胜江操作,黄秋权现场监护,最后一组完成清理工作,用时约40分钟,安全顺利完成落煤管粘煤清工作。

晚上下班时接到黄秋权工作汇报这条煤船比较粘,每个运行交接班都清理落煤管,皮带掉煤比较少,地面的积煤已清理干净。

5月20日,星期日,我在现场巡查时,没发现皮带上有多少积煤,下午#1带头部出现一些煤浆,员工想铲都铲不起来,下班时煤浆越来越多,我并不在意,只想明天凉干点清理回收。

5月21日,星期一,上班后接到员工汇报,#1、#2带有大量的积煤,到现场发现#1带头部和中部掉在地面的积煤约20吨。#2带斜坡底处满满的积煤,都走不过去,估计有10多吨,全都是湿煤,这两天又不下雨,真奇怪!找码头班长了解情况,才知道船的钢板透水,船仓的煤被水泡了个透,抓上来的煤像煤浆,全从皮带上滑落在地面,堆成小山似的。

这几天处于高温天气,太阳烈,员工清理回收积煤工作起来十分辛苦,衣服全被汗水湿透经过水混合后的积煤被烈日晒干后,就像混泥土那样硬邦邦的,很难铲起来,员工就用清理落煤管的专用工具去捅,用冲洗水去泡,想尽办法不辞劳苦,用了整整一个星期时间,终于完成积煤的清理回收工作。

中粤项目部  符益明